小说:陌生男人突然上门,说为报答我爸当年救

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20-03-24 18:37

小说:陌生男人突然上门,说为报答我爸当年救命之恩,约好要娶我为妻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颜有匪


1


“咱们冢城人里啊,曾经有一门谢家,可以保持年轻几百岁。可惜家族凋零,现在就剩下一根独苗。那人活得长,又因为姓名和神话故事中的白无常一样,叫谢必安,所以被冢城人尊称七爷。”


“为什么是七爷?”


“这神话故事里啊,白无常在城隍麾下地位排第七,所以称七爷。”


于鹊歌小时候,她那个成日神神叨叨的爷爷每天给她讲故事。


九岁的于鹊歌听完故事就出门玩了,一出门就看见比自己早出生六分钟的于卿野,被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揪着后脖领子拎起来。


男人高大挺拔,属于长得好看的类型,左眼角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浅色疤痕。


“叔叔,我错了。”于卿野背后两只手都是泥巴。


男人低头看了看自己西装上被他印上的泥手印,脸色有点难看,然后朝后面观望的于鹊歌说道:“你是他的家人?你们家的大人呢?”


“我不是。”于鹊歌往后退了一步,撇得十分干净,“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我们家的。”


于卿野被放下后就赶紧溜了,于鹊歌领着客人进屋坐下,端茶倒水像个小大人。


“爸妈周游世界去了,家里大人只有疯疯癫癫老年痴呆的爷爷。”她说


“那你可有姐姐?”男人问。


“为何这么问?”于鹊歌皱着小眉毛。


“三年前你爸曾救过我,作为回报他说希望我娶她的女儿,并保护她。想来三年过去应该也不太晚,我便来履行诺言。”男人缓缓说道。


“那个,”于鹊歌一本正经,条理清晰,小手指了指自己,“我爸只有一个女儿,就是我。今年我九岁,三年前,我六岁。”


“……”


她看着男人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安慰一样地凑过去拉住了他的手,“所以,这位帅叔叔,你可能得再等个十几年了。不过既然以后总要一起生活,我叫于鹊歌,你叫什么名字?”


面前这个小丫头表现出来的远超九岁的智商,看着她抓着自己的小手,男人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我叫谢必安。”


2


冢城人中有一件事,传了二十年都热度不减。


“于家小姐的未婚夫,比她大了几百岁呐!”


于鹊歌因为超高智商的天赋加持,出生便会说话,一个月能走路,一岁认全汉字,八岁接过于家的大小事务。


却不想一个天才毁在自己亲爹手里,六岁的时候被喝了酒的爹许配给了一个几百多岁的老男人。


三年后老男人找上门,九岁的于鹊歌丝毫不慌,跟对方说再等个十几年。对方也不是一般角色,打掉了牙往肚里吞,点头说:“好,二十年后我再来。”


二十年眨眼一瞬间,当年玩泥巴的于卿野变成了公众眼中的万人迷男明星,天天周旋于各种女艺人之间,花边新闻不断。


而于鹊歌却一路开挂,二十岁读完名校博士,毕业创办公司,九年后的今天已经是一家上市企业女总裁,货真价实的女强人。


“总裁,”秘书菜菜推开门,“有个男的找您,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和您谈。”


“我不记得我这个时间有预约。”于鹊歌抬了一下金丝框眼镜。


“那个……他没预约,直接闯上来的,不过我看他长得挺正经的就……”菜菜垂头。


“陌生人不见,我今晚有私事。”于鹊歌拿着手包直接进了办公室里的电梯要去车库。


电梯门缓缓合上,菜菜看着她消失的身影,扁了扁嘴,“又去相亲啊……都失败多少回了。”


却不想下一秒电梯门又缓缓打开,于鹊歌一手拿包,一手按键,直直地盯着菜菜,把菜菜吓得以为她听见了她刚才吐槽她的话。


“总……总裁……”


不想于鹊歌问了她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那个男人是不是左眼角有条疤痕?”


菜菜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什么?”


“我问你外面坐着等我的那个没有预约的男人,是不是左眼角下面有条疤痕?”于鹊歌的语气竟带了一些期待和紧张。


“啊好像,好像是欸……”菜菜摸手游牛牛棋牌游戏了摸后脑勺,回想道。


得到答案的于鹊歌整个人一怔,身侧攥着的手缓缓松开,站在电梯里让菜菜不知道她到底是要下去还是要出来。


大约十秒后,于鹊歌重新关了电梯门。


“总裁,你这回是真的要走了吗?”菜菜凑过去扒着电梯框。


于鹊歌竟微弯着唇角,抬高了声音响亮地回答她:“嗯,我去相亲。”


菜菜走出来后只能有些抱歉地看着办公室外面坐着等待的帅气男人,“不好意思,我们总裁有约会先走了。”


“约会?”谢必安站起来理了理西装,礼貌微笑,“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知道是不是菜菜的错觉,她总觉得一听到总裁去约会,他的微笑里就有了寒气,怪唬人的。


3


意料之中的失望。于鹊歌看着眼前人模狗样却浑身散发着暴发户气息的富二代,根本没法保持微笑。


牛牛手机版下载

她从半年前开始在婚介公司的安排下相亲,办了个VVVVIP的相亲套餐,就是为了赶在三十岁之前嫁出去,为于家传宗接代。


因为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比起让她哥于卿野早点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子还是她自己来比较靠谱。


“听说你有个哥哥在娱乐圈?以后我们结了婚,少让他带乱七八糟的人过来,娱乐圈的人都乱……”富二代剔着牙说。


于鹊歌看了看表,心态终于崩了,刚要优雅地找个理由说先走了,却不想突然被一个男声抢了先。


“她不会跟你结婚,她哥哥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谢必安拉过一个椅子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


与上一次相见隔了二十年,突然看见他,于鹊歌整个人一愣。


谢必安一点儿都没有变,仿佛这二十年在他身上没留下一点痕迹。他还是那样深邃的眉眼,雕刻的脸庞,宽阔的肩膀。


“你是谁啊?”富二代扫了谢必安几眼,切了一声,有点不屑。


“这个嘛,”谢必安拉过于鹊歌的一只手,用两只大手紧紧攥住,微笑道,“我左右棋牌下载是她的未婚夫。”


4


富二代被气走后,谢必安索性挪了挪椅子紧挨着坐在了于鹊歌旁边。


“说好的二十年后我再来找你,你怎么这么着急嫁出去,跑出来相亲?”他看着她一身干练利索的衣服,连妆容都简单且职业,“既然出来相亲也不知道打扮一下吗?”


浪费了一个漂亮的好底子。他后面还有一句没说出来。


于鹊歌一直盯着近在咫尺的他,在他说完后开口:“二十年之期半年前就到了,你没有出现,于是我才开始相亲。”


“工作上有点事情耽搁了,”谢必安解释道,“现在我来了,应当还不算晚吧?我总归比刚才那些人好一些。”


他说着又伸手过来把她的一只手拿走,放在自己温暖的手心里。


于鹊歌感受着他的温度,想把手抽回来那只手却不听使唤,一下子红了耳朵。


“无妨,既然你现在还记得来履行诺言,我也还没嫁人,我们就进行下一步吧。”她轻咳一声,视线避开两人握着的手,脸上维持着一脸正经,仿佛是在和合伙人谈一桩生意而不是自己的人生大事。


知道她九岁时就是这样一脸老成,谢必安心中苦笑,点头问道:“那你觉得,我们下一步该干什么?”


“我虽没谈过恋爱,并觉得这是一件浪费时间和生命的事情,但这二十年也多多少少从我哥以及周围人身上见到了一些。男女结婚,总要先经历恋爱相处这一步的,我们就从这一步开始吧。我会让秘书拟一个简单的恋爱计划书,这个星期发到你的邮箱。”


“好。”谢必安有点头痛,但他还是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故意问她,“不过,你耳朵怎么那么红?”


于鹊歌一下子把手抽回来,看着地面瓷砖缝。


“热的。”


5


于鹊歌二十年没见过谢必安,不意味着谢必安也二十年没见过她。


当年于父之所以借着谢必安要报恩的机会把于鹊歌早早托付给他,其实另有隐情。作为天赋异禀的冢城人,于鹊歌的天赋除了超高智商外,其实还有一项,就是她天生异香,且她身上的异香只有濒死的冢城人可以闻到。


有这种异香的冢城人本身就是一种药引,其心脏可以入药,使濒死的冢城人吃下后白白多出五十年的寿命。


于父之所以能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于鹊歌五岁那年差点遭受了一个身患绝症的冢城人的迫害,于是那年于父才焦急地满世界寻求保护女儿的办法,却不想办法没找到,却顺手救了一个路边奄奄一息的谢必安。


一看救的不是凡人,居然是冢城出了名的活了很久、手段很厉害的“七爷”,而且谢必安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一定要报答自己,于父一拍大脑袋,想出了一个保护女儿一劳永逸的办法。


那就是,把女儿托付给谢必安,嘱咐他来保护她。而且怕谢必安拒绝,于父还特意没提于鹊歌那年只有六岁。


反正人,总会长大的嘛!


所以,其实从于鹊歌九岁那年谢必安来到于家,虽说他跟她说了二十年后再回来娶她,但其实他这二十年一直没走远,一直生活在她的身边不远处,替她默默解决着被她的异香吸引而来的不怀好意的冢城人。


至于没事的时候嘛,谢必安也做点生意,开着个不大不小的影视娱乐公司,还和旗下的某个艺人——当年那个玩泥巴的于卿野成为了跨越年龄这道鸿沟的好基友。


至于为什么二十年来一直在暗处不让于鹊歌见到自己,是因为一开始她明明就还是个小不点,自己要是总是以未婚夫的名号在她身边晃悠,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变态一样……


再后来时间长了,“隐身”这件事,谢必安也就习惯了。


直到今年于鹊歌开始频繁相亲。没错,一开始她相亲,谢必安想想也就忍了,后来次数太多,他就觉得他很有必要站出来将“二十年之约”一事提一下。


“哎,我妹说要跟你结婚了吗?”


于卿野大清早又来骚扰谢必安,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地躺在他几万块的沙发上。


“她说先恋爱相处。”谢必安低头看报纸,“而且今早她的秘书把拟好的恋爱计划书发到了我的私人邮箱。”


“不错,”于卿野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笑得很是幸灾乐祸,“我就知道我妹不是一般女人。”


谢必安把报纸合上,想着今早电子邮箱里那份恋爱计划书的内容,看着窗外轻轻叹了口气,“是非常不一般的女人。”


点击此处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