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获全胜绝不收兵——记驰援武汉雷神山医院刘

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20-03-23 01:49

不获全胜绝不收兵——记驰援武汉雷神山医院刘艳华护士

2020年3月17日,根据国家卫健委统一安排,41支医疗队共计3675名医护人员返程归家,这些医护人员在武汉期间共支援当地14所方舱医院、7所定点医院,他们是首批从湖北返程的医护人员。有返航自然也有坚守,当部分医疗队撤离武汉的时候,雷神山医院医护人员的“战斗”还在继续,这当中,就有从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驰援武汉的护士刘艳华。


“我们雷神山医院和火神山医院一样,一定是会坚守到最后一刻的。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光荣”。刘艳华平静而又坚定地说。


1997年参加工作的刘艳华有着23年的从业经历。2003年非典的那一年,西丰县第一人民医院并没有收治病例,但全院上下做好了严密的准备工作:储备物资、做好防护、编排值守……不过在刘艳华心中,觉得非典似乎还很遥远,更多的,只是出现在电视新闻里。


而十七年后的新冠肺炎却来势汹汹——1月24日,西丰县第一人民医院在成立发热传染病房不久,便接诊了第一例疑似患者,随即经专家组核酸检测后正式确诊。新冠肺炎病毒已经侵袭到了身边!这是刘艳华最真切的感受。作为麻醉科护士长,她和其他科室的护士长一起参与轮流值班,开始了对发热传染病房的坚守。


那段时间正值我国的农历春节,但没有人在意休假与否,大家都在全力以赴地同病毒奋战着。


2月8日晚上,刘艳华接到了医院的通知:根据省卫健委统一安排,辽宁将组成千人医疗队驰援武汉雷神山医院,而西丰县第一人民医院有四个出征名额。


这是刘艳华从来都不曾想过的事情,工作多年的她原本以为,援助武汉这样重要的任务应该只在三甲以上医院抽调人手,而西丰县第一人民医院只是二甲医院,武汉距离自己似乎还很遥远。


即使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但是在接到通知后,她却在第一时间报名请战。尽管没有在内科或呼吸科工作过,但刘艳华曾在麻醉科和血液透析科工作多年,无菌观念极强,防护技术成熟。请战的时候,她表示自己虽然不是党员,不过既然国家在这时候有需要,就请组织用医护工作者的职责和工作能力尽情考量,她一定会最出色地完成任务。


在报名请战的几十名医护人员当中,刘艳华几乎是年龄最大的一个——44岁。可是她觉得身为一个“七零后”,自己还是有很多优势的:心态稳定、工作认真、从不计较、没有家累。她爱人是医生,她女儿去年刚刚考取大连医科大学,即将成为医生。全家都是医护人员,对她的选择都是非常理解和支持的。


2月9日凌晨五点,刘艳华成为西丰医疗队的一员,出征武汉雷神山。


热门手游牛牛从2月10日开始,医疗队员们开始进行严格的业务培训,内容包括:工作流程、防护服的标准穿脱程序、消毒杀菌的方法、医院业务操作系统的使用、电子医嘱的设定等等。与以往相比,对于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和护理是从前很少接触的内容,所以刘艳华的学习态度非常认真:听课、记笔记、复习、演练……她的内心非常清楚,自己面临的不仅仅是一项工作,更是对一个个生命的挽留和抢救。


2月18日,雷神山医院正式收治病人。刘艳华同其他护士一起,每组8人,分五班轮流上岗。在工作时间内,她们需要给患者发饭、发热水、发水果、发牛奶,保证患者的营养供应;同时负责分发药物、打针注射、输液滴流等常规工作;另外,还需要每天给所有物品进行30分钟以上的消毒杀菌。不仅如此,对于那些年龄较大(该病区年龄最大的一位患者,94岁高龄)、生活不能自理的患者,还需要负责喂水喂饭、清理两便、擦拭身体等日常护理工作。为了避免患者褥疮的产生,哪怕是在深夜也要每两个小时帮助患者翻身一次。


为了避免感染,医护人员在工作中是必须“全副武装”的,每个人上岗时都要佩戴口罩、护目镜,穿上防护服和鞋套,所以在繁忙工作的同时,还面临着呼吸不畅、不能饮水、不能进食、无法如厕等种种困扰。往往在工作一天之后,脸上布满护目镜和口罩的勒痕,头部会被勒得痛楚不堪,甚至连自由呼吸都会觉得是一种难得的奢侈。


刚开始的时候,每一次进入病区,刘艳华都会感觉到非常明显的乏氧状态,虚脱无力、全身盗汗。但她没有同任何人说起过,只是一边努力克服这种状态,一边认真投入工作。原本在麻醉科工作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倒过夜炸金花游戏大厅下载班;但在雷神山医院,每隔几天她就会轮值夜班,与生物钟的对抗也成为她迫不及待需要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来说,状态同年轻人相比,肯定是有很大差距的。可是刘艳华凭借自己良好的身体素质和极强的适应能力,终于克服了各种身体障碍,适应了雷神山医院的工作和生活,甚至还找到了自己的乐趣。


她负责病区的一位老阿姨,84岁高龄,是雷神山医院第一批入院患者。起初精神状态非常不好,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喝水、吃饭、如厕都需要护士的照顾。有时因为想家,连护士送来的饭菜都不肯吃,还时不时的闹脾气。刘艳华把她的情况汇报给了主治医生,在医生和院方的积极努力下,终于把老人家的儿子从其它医院调剂过来,安排和她同一个病房。这回老人家的心情好了起来,在儿子的悉心照料下,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病情也一天天好转。甚至还和医护人员开起了玩笑,每天喝牛奶的时候,都像小孩子一样积极。老人家每次看到刘艳华,都会冲着她眉开眼笑的。现在这位老阿姨和她的儿子都已经病愈出院,看到病人出院,已经成为刘艳华现在最最开心的事情。


在武汉工作已经四十余天,但刘艳华始终在酒店与医院这两点一线之间奔波,从来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领略江城的美景。每天上班之前,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的准备工作:半小时车程、一个小时的消毒和防护。在下班以后,亦是如此。到达酒店之后,也不能马上休息,必须进行再一次的酒精消毒,再回房间洗澡三十分钟,最后将当天穿过的衣服全部清洗干净、消毒杀菌。这样一套程序下来,连休息的时间都所剩无几。现在武汉的樱花正是盛放的时节,刘艳虽然没有时间去武汉大学实地欣赏,却总是会和从西丰同来的潘修皎、韩爽两个人畅想:十年以后,咱们三个人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再来一次武汉,一起去欣赏武汉大学的正版的欢乐炸金花樱花,一起去看看长江边上的黄鹤楼。说起来,湖北各地为了表达对援鄂医护人员的感谢,出台了很多政策:旅游景点免门票、高档酒店免食宿。但对于工作繁忙经常倒班的医护人员来说,真正能以一个游客的身份再次到武汉来,可能还只是个美好的设想吧。


刘艳华不仅和西丰医疗队的妹妹们关系良好。在提起她的“战友”们时,她总会对这些妹妹们赞不绝口:这些孩子们真好!我们组最小的一个才25岁,葫芦岛人,工作的时候从来不攀比,有什么活儿都主动抢着干。因为我年纪最大,大家都非常照顾我。到了这个时候,我能真切的感受到什么是并肩战斗,什么是守望相助,什么是齐心携力,什么是万众一心。


武汉的天气越来越热,原本防护服就很闷热,随着气温的升高,穿着防护服工作的时候会越来越感到透不过气来。尽管身体时刻处于不很舒服的状态,眼睛上戴着护目镜,手上又戴着几层手套,没办法像徒手时那样敏锐,但刘艳华和同事们的技术却越来越精湛。她惊喜地发现,哪怕已经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坚守了23年,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但在特殊条件下,还是可以不断地进步。


14家方舱医院已经关闭,各地医疗队已经陆续撤离,但雷神山医院的病人却还在不断收治中,其中有很多都是从其它撤离医院转过来继续治疗的。刘艳华认为,不出意外的话,雷神山医院和火神山医院一定是最后的两家收尾医院,当然,还可能再加上一个金银潭医院。


随着疫情在全球的大面积爆发,中国向伊朗、意大利等国派出了援助医护人员下载牛牛游戏之后,塞尔维亚、西班牙、菲律宾、挪威、泰国等国家都开始向中国请求医疗援助。也许中国还会陆续向其他国家派遣医疗队进行援助。刘艳华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祖国需要她,她会在武汉胜利战胜疫情之后,继续请战,继续她身为一名医护人员的无悔坚守。


(二三里编辑 赵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