岐山传|深度 - 伊朗本周议会选举,强硬派可能卷

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20-03-01 21:34

深度 | 伊朗本周议会选举,强硬派可能卷土重来,鲁哈尼的“垃圾时间”来了?

本周,伊朗将迎来国内政治生活的一件大事——定于21日举行四年一度的议会选举。分析认为,鉴于目前的国际国内形势,强硬派候选人极可能赢得选举,伊朗政坛将趋向保守化。


外媒述评,如果伊朗选出一个激进的议会,将打破4年前温和派主导议会的格局,对温和派总统鲁哈尼未来施政和明年竞选连任不啻于一场“噩梦”,而伊核协议的命运、美伊关系的走势也将“险情”不断。


形势不再对鲁哈尼“友好”


伊朗议会为国家立法机构,实行一院制,有290个议席,任期4年。议会有权起草和审议议案、对部长投不信任票、弹劾总统、通过预算决算。


《金融时报》说,多年来,伊朗议会的影响力可能不及伊斯兰革命卫队等其他国家实权机构,但议会选举仍然很重要,因为它显示了伊朗政治发展的方向,以及哪个组织正在占据上风。


在2016年2月举行的伊朗第十届议会选举中,改革派与温和保守派获得多数议席,打破了强硬保守派长达12年把持议会的局面。


当时的背景是,伊核协议刚刚签署半年多,在长年遭受孤立和制裁后,伊朗选民投票踊跃,对鲁哈尼政府与西方缓和关系的努力寄予厚望。那一次,投票站开放的时间延长了三次,最后在晚上11点才关闭。结果是,以鲁哈尼为代表的改革派及其盟友以41%的得票率大获全胜,而强硬派仅收获29%的支持。


然而4年之后,形势急转直下,拿美联社的说法,不再对鲁哈尼“友好”。


从外部形势看,美国特朗普政府自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后,不断以制裁等手段对德黑兰“极限施压”,给伊朗国内经济带来危机。今年1月,美军暗杀伊朗高级军事指挥官苏莱曼尼,更令美伊关系面临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最严峻的时刻。这些都让鲁哈尼代表的温和派政治力量背负空前压力。


从内部形势看,伊朗近几个月国内矛盾有所浮现,出现示威活动,政府和宗教领袖的权威受到冲击。


“当前,伊朗国内局势处于十字路口。”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伊朗伊斯兰革命过去41年,今后到底继续革命,还是缓和与西方关系,国内温和派与强硬派阵营意见分化。但是现在,从伊朗最高决策层的想法来看,倾向于赋予强硬派更多话语权,而非改革派与温和派。这与伊朗当局内外承压密切相关。”


在华黎明看来,伊朗最高决策层并不惧怕美国制裁,因为这反倒可能成为促使一致对外的“催化剂”。当局最担心的还是国内的政治稳定,因此希望对内对外都实行比较强硬的政策,不想让温和派对上述政策形成掣肘。


“温和声音被淹没”?


华黎明说,伊朗最高统治者的这种想法,通过“取消候选人资格”一事可见一斑。


13日,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批准7000多名候选人角逐议会议席。该委员会由伊朗最高领袖任命的12名资深宗教和法律学者组成,他们对“谁来参选”拥有绝对的定夺权,并且已阻止90%的改革派候选人竞选公职,理由包括财务违规、吸毒以及“不忠于伊斯兰教”等。


根据伊朗改革派人士的说法,宪法监护委员会此举,将使290个席位中的230个没有改革派候选人,160个选区没有竞争对手。“温和的声音被淹没。”


改革派人物莫蒂扎·莫巴莱日前抱怨:“除了德黑兰,全国只有21位获得批准的改革派候选人”。他还说,在德黑兰被允许参选的改革派候选人的数量,还及不上两只手的“手指”个数。


《卫报》说,在1980年以来的全部10次议会选举中,宪法监护委员会拒绝了15%-49%登记参选的候选人,但今年可能是40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


《以色列国土报》说,此举为伊朗强硬派轻松获胜铺平道路。然而,真正的考验将是投票率。它反映了公众对选举方式乃至对政权本身的信心。2个月前的民调显示,在德黑兰只有21%的受访者说会参与投票。


为了确保伊朗约5800万登记选民的投票率,伊朗发起了一场公关活动。哈梅内伊说,“相比于对伊朗军事能力的畏惧,敌人更害怕民众支持伊朗政权。而参与选举就是一种支持政权的方式。”鲁哈尼虽然批评取消温和派人士参选资格的做法,但与哈梅内伊一样,也呼吁民众积极投票:“我请求你们不要被动。”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说,议会选举预示着,伊朗政坛有进一步保守化的趋势。在过去,伊朗最高宗教领袖在很大程度上会在强硬派与温和派之间起平衡作用,但如今国际环境不利、经济态势恶化,民众将怒火发泄到温和派头上,令鲁哈尼执政之路更趋复杂。


在刘中民看来,美职篮(NBA)比赛中,当双方分差悬殊,这时教练会选择把主力换下,双方用替补队员把比赛打完,这段时间称为“垃圾时间”。现在鲁哈尼也面临类似“囧途”,余下任期越来越可能进入“垃圾时间”,在激进保守力量迅速壮大的格局下,伊朗最高宗教领袖难以再发挥平衡作用。


老K棋牌

历史会重演吗?


“如果伊朗强硬派在21日的选举中得势,会让鲁哈尼处于何种位置?对美伊关系是否传递紧张信息?对伊核协议又意味着什么?”法国24电视台提出一连串设问。


在该媒体看来,鲁哈尼“已经非常虚弱”,未来还将面临一个非常爱挑剔的议会。不过,强硬派不会再考虑弹劾他,而是最好让他当前锋,承担所有的打击。


华黎明说,过去4年,议会总体上是配合和支持鲁哈尼的,如果今后议会被强硬派控制,首先可能阻碍鲁哈尼的内阁人选任命(2018年议会曾弹劾过财政部部长和劳工部部长),其次可能对鲁哈尼的经济改革、金融改革计划形成掣肘。英国智库查塔姆研究所中东项目副主任萨纳姆·瓦基尔说,尽管议会权力有限,但它确实对“面包和黄油问题”有影响力。


刘中民补充道,议会还可能采取质询等方式干扰鲁哈尼执政。2018年议会曾就“失业率飙升、货币贬值、经济增长疲弱、走私问题以及美国金融制裁”等五项议题对鲁哈尼进行质询。最终,鲁哈尼在其中四项议题中未能通过议员的信任投票。


议会“失守”也会让鲁哈尼的2021竞选连任之路更为崎岖。法国24电视台认为,强硬派正在实施一项全盘控制战略,控制议会后显然505棋牌将开始谋划2021年的总统选举。“这有点像我们在改革派全盛时期末看到的情况,当时是伊朗前总统哈塔米在2005年卸任前的第二个任期。”


华黎明说,哈塔米当年曾注重改善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关系,却被美国前总统布什贴上“邪恶轴心”标签,之后换上了奉行强硬路线的伊朗前总统内贾德,议会中的改革派势力也遭到削弱。“那么现在,美国政府会不会再干傻事,将鲁哈尼逼到墙角,耗尽他所有的政治资本?如果这样,历史有可能重演。”


还有外媒猜测,此次议会选举可能成为观察哈梅内伊培养年轻政治人物的窗口,以实现哈梅内伊所称的“伊朗伊斯兰革命第二阶段”的一大目标——巩固伊斯兰共和国的结构,以确保在今后几年安全过渡到“后哈梅内伊”时期。


对此,华黎明认为,议会本身权力比较有限。涉及伊朗政治权力过渡的,主要是专家委员会选举。但值得观察的是,议会议长拉里贾尼是否继续受到重用,因为他是国内第三号人物。


《卫报》指出,虽然伊朗议会不能直接影响外交政策,但“它可以助长一种强硬的民粹主义气氛,为外交政策营造一种氛围”。


文章认为,议会选举结果看起来会导致一种更加激进的外交政策,而且在美国大选之前也不太可能缓和与美国的关系。“强硬派一统大权后,还会让伊核协议的最终崩溃更近一步。”


AR斗地主

刘中民认为,伊朗政坛保守化增强后,将对美伊关系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就在前几天,伊朗伊斯兰革命41周年时,上百万人举行反美抗议。”刘中民说,“不过,从苏莱曼尼被杀后各方反应来看,美伊还是守住了底线思维。日前,美国国会参议院还通过决议,限制特朗普对伊动武。美伊关系转入相对缓和时期。预计在美国大选年,双方在舆论等方面还会有紧张的斗争。”


至于对伊核协议的影响,刘中民认为伊朗保守派力量加强后,美伊态度转圜的空间变小,协议面临名存实亡的尴尬境地。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政策研究员埃莉·格兰马耶表示,议会“变天”可能敲响伊核协议的最后丧钟:“议会的天平向强硬派倾斜,将使政府中仍然支持伊核协议的人的政治生活更加艰难。”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雍凯